多彩彩票注册 >> 争鸣 >> 落墨文池
胃镜
2019年08月31日 05:00 来源:文汇报 作者:陆蓓容 字号

内容摘要:命运驱使我去做胃镜。也好,毕竟可以和未知的身体内部见个面,打个招呼,负点儿责。

关键词:

作者简介:

  命运驱使我去做胃镜。也好,毕竟可以和未知的身体内部见个面,打个招呼,负点儿责。

  正式检查之前,要证明没有传染病。乙肝、丙肝、梅毒、艾滋病,口说无凭,须以鲜血为证。胃深居身体中央,掌三军粮草之要务,果然威严甚重,觐见它并非易事,只得撸起袖子老实献祭。然后回家斋戒,禁食禁水,早睡早起。带好一堆毛巾和垫子,又奔医院而去。身为现代医学的受益者,对“检查”抱有信赖,去未曾体验过的地方做检查,竟然更有一点好奇。虽然号称无痛,并不知道麻醉是怎么一回事。大约只让食道失去感觉吧?

  当然不是!

  “内镜中心”,是个战场。前脚进门,就听得医生喝问,“给你的药呢!”摸它出来,颤颤巍巍开始喝。“快点快点”——竟火速吞了一瓶麻醉剂。刚开始咂吧味儿,“味儿”就消失了。唔,我那辛勤劳作的食道暂时休息了。“手伸出来”,她继续指挥。左臂上抽血的针眼儿还在疼着,只好贡献出宝贵的右手。这会儿,嗓子虽麻,脑子还清醒,警铃大作。又要打针,那是全身麻醉吗?

  已而果然。麻醉针扎在手背上。针头极长,纤秀银亮;管子幼细,是极其乖巧的乳白色。楚楚可怜,但果然是切肤之痛。我被撵到病床边,按要求卧倒。口中插个空管,鼻孔里输送氧气。“手背很疼……”医生也许在心里冷笑,直接按剂量将我麻翻。

  据说只过了二十分钟。丈夫的脸忽然出现。他快乐地听了听我说话,“上下嘴皮都对不齐”。我还没有失去人文的意识,当然要保护尊严。坐起来,一歪。原来已置身于苏醒恢复区域。下地,又一歪。周围几张小床上,全是软成面条的人,和他们钉在地板上的亲属。我的“同期”们,大多还没能起身。

  我和我的胃见面了。它已发炎负伤,在报告上发出预警。世路多歧,人生实难,它劝我从此好好吃饭。

作者简介

姓名:陆蓓容 工作单位:

转载请注明来源:中国社会科学网 (责编:贾伟)
W020180116412817190956.jpg
我的留言 视频 图片
用户昵称:  (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)  匿名
 验证码 
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
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,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

回到频道多彩彩票注册
QQ图片20180105134100.jpg
jrtt.jpg
wxgzh.jpg
777.jpg
内文页广告3(手机版).jpg
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|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|关于我们|法律顾问|广告服务|网站声明|联系我们
彩宝彩注册 乐盈彩票注册 汇丰彩注册 大无限彩注册 大运彩注册 金彩彩票注册 乐购彩票注册 如意彩注册 乐米彩注册 金誉彩票注册